規范短期犯減刑的實踐路徑探析

楊  潔

本文獲2015年上海法院系統學術討論會鼓勵獎,發表于《上海審判實踐》2015年第6

內容提要 減刑制度作為一種兌付教育效果的行刑手段,是在懲罰罪犯的同時,鼓勵罪犯改造。經過改造不再具有人身危險性的罪犯都應該公平地獲得減刑的機會,短期犯亦是如此。然而,在對監獄短期犯減刑情況的考察中我們發現,由于針對短期犯減刑的考核機制不夠完善,減刑程序過于繁復,致使短期犯獲得減刑的機會遠遠少于長期犯,這種“重罪多減、輕罪少減”的現狀給監獄的監管工作帶來困境,為改變這種現狀,有必要對規范短期犯減刑的實踐路徑進行探索,由法院、檢察院、監獄三方聯合進行制度創新,將短期犯與長期犯分類矯治,設計針對短期犯的減刑條件與減刑幅度,建立短期犯減刑的“綠色通道”,強化對短期犯減刑的同步監督,探索出一種適合短期犯的減刑考察制度。

關鍵詞 短期犯 減刑 制度創新 同步監督

 

引言

減刑制度是我國刑法具體運用的一項重要制度,是刑法“寬嚴相濟”、“懲罰與教育相結合”原則在司法實踐中的重要體現。隨著2012年修改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刑事訴訟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監獄法》(以下簡稱《監獄法》)的實施,余刑在一年以下三個月以上的短期犯[1]將不再由看守所代為執行,而將被押送監獄執行。目前,監獄對長期犯已經形成了一套較為有效的監管處遇制度,但是針對短期犯的考評制度設計卻存在空白,理論界和實務界對這方面的研究也比較少。短期犯與長期犯相比,通常所犯罪行較輕,主觀惡性較小,這種“重罪多減、輕罪少減”的規定顯然不利于罪犯的改造,為改變這種現狀,有必要對規范短期犯減刑的實踐路徑進行探索。

一、背景研究

(一)短期犯減刑的相關規定

依照法律規定對罪犯進行減刑、假釋是刑罰執行的一項重要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稱《刑法》)、《刑事訴訟法》和《監獄法》對罪犯減刑、假釋的條件和程序都做了明確的規定。除此之外,我們亦可在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司法解釋和上海市高院制定的實施細則中找到關于短期犯減刑的規定。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第11條規定了判決生效后剩余刑期不滿一年有期徒刑的罪犯,符合減刑條件的,可以酌情減刑,其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

2、上海市《關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實施細則(試行)》(以下簡稱542號文件)第7條規定了判決后剩余刑期不滿一年有期徒刑的罪犯,在服刑期間有立功表現,或者確有悔改表現獲得表揚一次或者雖未獲得表揚,但能夠遵守監規,無任何違紀扣分,且能夠積極執行財產刑和履行附帶民事賠償義務的,可以減刑。判決后剩余刑期不滿一年有期徒刑的罪犯在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后方可減刑,減刑一般不超過二個月。

(二)短期犯減刑可行性分析

在學術界,對于短期犯可否減刑一直存在爭議。有的學者認為,對于短期犯,不可能實行累進制度,也無法進行分類、分級,矯正項目不等開始就要結束,對他們減刑不能收到矯正的效果,反而影響了刑罰的效果。[2]筆者并不認同這種觀點,筆者認為短期犯也可以獲得減刑。首先,法律并沒有限制短期犯的減刑?!缎谭ā返?SPAN lang=EN-US>78條明確規定被判處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執行期間,如果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確有悔改表現的,或者有立功表現的,可以減刑;有重大立功表現的,應當減刑??梢?,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短期犯是可以減刑的。此外,《規定》也明確了符合減刑條件的短期犯可以酌情減刑,雖然此處用了“酌情”一詞,但是應當看到,該司法解釋對短期犯適用減刑是持一種基本肯定的態度的。其次,對于罪犯的教育改造應根據其本身人身危險性的變化進行,而并不在于時間的長短,這也是行刑個別化價值內涵在減刑制度中的體現。大部分短期犯所實施的犯罪行為在客觀危害程度上較輕,其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也較小,相比長期犯,通過教育改造,其更有理由得到相應的減刑處遇;再次,在現行刑罰執行體系中,短期犯無法獲得減刑主要是因為其刑期較短,導致監獄無法獲得足夠的考察時間來判斷其是否具備減刑條件,而這一問題完全可以通過制度的重新設計來加以解決。

二、現狀考察

(一)上海市B監獄短期犯減刑基本情況

上海市B監獄作為上海市為數不多的收押短期犯的監獄之一,自2013年開始開展短刑期罪犯的收押及教育管理的工作。筆者對該監獄短期犯的收押情況及獲得減刑情況做了調查:2013年該監獄共收押犯人1570人,其中短期犯837人,占到在押總人數的53.31%;在押罪犯獲得減刑353人,其中短期犯32人,占到減刑總人數的9.07%。2014年(截止至9月份)該監獄共收押犯人1614人,其中短期犯787人,占到在押總人數的48.76%;在押罪犯獲得減刑285人,其中短期犯51人,占到減刑總人數的17.89%。由此可見,在該監獄關押的犯人中,短期犯要占到一半左右,但短期犯獲得減刑的機會卻遠遠少于長期犯,這樣很難調動其改造的積極性。

(二)短期犯管教面臨的困境

在對短期犯特點的調查中我們發現,短期犯年輕化趨勢明顯,年齡在20-30周歲之間的占了絕大多數,在這些年輕人當中,他們大多文化水平較低、法律意識淡薄,又不具備一技之長,再加上年輕易沖動,往往在一念之差的情況下走上了犯罪之路,這類罪犯所觸犯的罪名以貪利型犯罪為主,且多數為初犯,罪行一般較輕。但是在實際的刑法執行過程中,短期犯卻因為缺少足夠的考察時間,很難獲得減刑,這就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短期犯改造的積極性不高。減刑作為一種鼓勵罪犯認罪悔罪、遵守監規、積極改造的制度,在改造工作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多數罪犯積極改造的主要動力是希望獲得減刑,但是短期犯“減刑難”現象的存在,給監獄監管工作增添了諸多不安定因素。這就使我們面臨了一個兩難問題,即短期犯刑期短,受教育改造的時間短,效果不佳,若再減刑,刑期更短,質量更難保證;而不減刑,將直接影響到罪犯的改造積極性。[3]分析這種現象產生的原因,除了存在短期犯自身認識偏差,缺乏悔罪改過的覺悟等因素外,從客觀上講,現有的減刑制度難以觸及短期犯切身利益,不足以形成有效的激勵機制也是一個重要的方面。因此,這就需要探索出一種新的減刑考察制度。

 

三、問題透視

(一)監獄針對短期犯減刑的考核機制不夠完善

監獄現有的計分考評制度并不利于短期犯獲得減刑的機會。根據542號文件的規定,判處不滿三年有期徒刑的罪犯,表揚一次以上方可減刑,而依據上海市監獄管理局《計分考評獎罰罪犯實施辦法》的規定,罪犯考評累計分要達到35分,才可以表揚一次。在實踐中,罪犯要獲得35分的累計分通常需要經過3-4個月的時間。按照目前的刑期折抵規則,短期犯折抵了未決羈押后的剩余刑期往往不足一年,未決羈押期的折抵使得短期犯的減刑考察期限被壓縮,這就在客觀上造成短期犯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獲取相應的累計分,從而無法在實行計分減刑考察的監獄獲得減刑機會。同時,罪犯在未決羈押期間的表現也無法考量。監獄在接受看守所移送的罪犯時接收的法律文書僅僅包括“三書一表”[4],這些文書無法充分反映罪犯在未決羈押期間的表現,致使監獄缺乏評判罪犯在未決羈押期間表現的評估依據。目前監獄基本所采取的放棄考察罪犯入監前表現的方法明顯對短期犯不利。

(二)減刑程序過于繁復

根據司法部《監獄提請減刑假釋工作程序規定》[5]以及《上海市監獄管理局刑罰執行工作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有期徒刑罪犯提請減刑必須經過以下程序:1、分監區人民警察集體研究,提出減刑建議,報經監區長辦公會議審核同意后,報送監獄刑罰執行部門審查;2、監獄刑罰執行部門審查后提請減刑假釋評審委員會評審,評審同意的在監獄內公示五個工作日,再提交駐監檢察部門審查;3、駐監檢察部門審核同意后,由監獄長辦公會議審議決定,制作提請減刑建議書報中級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法院審理減刑案件有一個月的審限,但遇到案情復雜或者情況特殊的, 還可以延長一個月??梢?,這個減刑過程環節眾多,耗時較長,對于短期犯的減刑并不完全適用。以B監獄減刑的實際狀況來看,一名符合司法獎勵基本條件的罪犯開始啟動司法獎勵程序到人民法院宣布司發獎勵裁定大致需要3 個月的時間。對于剩余刑期不滿一年的短期犯來說,這個程序周期顯然過長了。

四、路徑探索

實施行刑差別化和個別化是現代行刑理論的核心價值,短期犯和長期犯相比,有著罪行輕、刑期短等特點,他們無論在服刑心理還是在服刑行為上都與長期犯有所不同,對短期犯適用與長期犯相同的減刑條件、幅度與程序顯然并不科學。因此,法院、檢察院、監獄三方需聯合進行制度創新,以監獄的計分考評制度為視點,將短期犯與長期犯分類矯治,設計針對短期犯的減刑條件與減刑幅度,對短期犯可以減刑到“天”,與長期犯以示區別,我們認為可嘗試做如下探索:

(一)實體方面:設置針對性的減刑條件和幅度

1、短期犯減刑的條件

1)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

2)計分考評等級在D級以上、監獄認罪悔罪評估達到三級(含三級)以上[6];

3)確有悔改表現,在服刑期間能認罪服法、服從管理、認真接受教育改造且成績合格、認真參加勞動并完成勞動任務,遵守監規紀律,無違紀行為且未受到扣分;

4)積極執行財產刑和履行附帶民事賠償義務。

2、短期犯減刑的幅度

1)獲得表揚一次獎勵的,減刑幅度一般不超過二個月;

2)在執行期間有重大立功表現的或有立功表現的,減刑幅度可以超過二個月,但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

3)未獲得表揚獎勵的,綜合財產刑和附帶民事賠償義務履行情況及“自律個人”獲得次數確定減刑幅度:

A、無財產刑和附帶民事賠償義務的或財產刑和附帶民事賠償義務全部履行的:

評為一次“自律個人”的,可以減15天以下的有期徒刑;評為二次“自律個人”的,可以減一個月以下的有期徒刑;評為三次“自律個人”的,可以減45天以下的有期徒刑;評為四次“自律個人”的,可以減二個月以下的有期徒刑;

B.能夠執行財產刑和履行附帶民事賠償義務70%以上,且有明確的履行計劃的,可以參照上一款執行,但減刑幅度減少三分之一;

C.能夠執行財產刑和履行附帶民事賠償義務50%以上,且有明確的履行計劃的;可以參照上一款執行,但減刑幅度減少一半;

3、從嚴把握的情況:

1)對有前科劣跡但不屬于542號文件第12[7]所列罪犯,在獲得前款相同條件時,可以減刑,但減刑幅度比同等條件的罪犯減少一半以上。

2)對542號文件第12條所列罪犯,減刑要嚴格掌握。

(二)程序方面:建立適用于短期犯減刑的“綠色通道”,簡化減刑程序

1、提請階段:加快短期犯減刑呈報流程,探索建立短期犯減刑常態機制

1)加快短期犯呈報流程

監獄應簡化短期犯減刑呈報過程中其內部的審批環節,縮短辦案周期,建立一套適應短期犯自身特點的減刑流程和程序,增強呈報減刑的靈活性,使達到減刑條件的短期犯能最快的啟動減刑程序。各監區對符合減刑條件的短期犯,應當及時提出建議,由監獄刑罰執行科審核、提請減刑假釋評審委員會評審、監獄長辦公會議決定提請減刑,同時,在監獄進行公示的期間內(五個工作日),駐監檢察室完成同步審查并出具檢察意見,整個辦理流程應控制在15個工作日內。

2)探索建立短期犯減刑常態化辦理機制

目前,監獄對于罪犯減刑的報請采取的是“一批一報”的方式,即每月在一個固定的時間段內將一批符合減刑條件的案件同時集中上報給法院,每月只報送一次。這種做法對一般減刑案件來說有其優勢,但適用于短期犯卻并不合適,短期犯本來的剩余刑期就很短,如若符合減刑條件的短期犯的減刑報請必須等到每個月的固定時間與其他長期犯一起報送的話,勢必會浪費很多時間,變相減少了短期犯可以獲得的減刑天數,甚至導致他們無法享受減刑。因此,我們建議監獄加強與檢察機關和法院的銜接,加快各部門審查監督的速度,適時地推行短期犯個案報送方式,探索建立短期犯減刑的常態化辦理機制,只要短期犯符合了減刑的條件就立即啟動減刑程序,有一個報一個,以“一案一報”取代“一批一報”。

2、審理階段:縮短短期犯減刑案件審理時間,探索建立短期犯減刑專審機制

1)縮短短期犯減刑案件的審理時間

法院各個部門應通力合作,為短期犯減刑案件開通綠色通道,即簡化程序,將短期犯減刑常態化辦理機制同時向審判機關延伸,探索快立、速裁模式。法院立案庭在收到監獄移送的短期犯減刑材料后在兩個工作日予以審查和立案,并在立案當天移送審監庭。審監庭收到案件后即啟動速裁程序,由專門的合議庭進行審理,主要采取書面審理的方式,對該短期犯是否符合減刑條件、監獄提請的減刑幅度是否合理等作出實體判斷,并在收到案件后的15個工作日內作出是否準予減刑的裁定。

2)探索建立短期犯減刑專審機制

目前,減刑、假釋案件的審理工作主要由中級法院的審監庭來承擔。在現階段,法院并沒有設立專門的減刑、假釋審核機構,審監庭的法官除了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外,還要承辦再審案件、檢察建議案件,甚至要參與案件評查工作。在審理減刑、假釋案件時,也只是按照監區來分配承辦法官,并沒有區分長期犯和短期犯,這就意味著法官在審理案件時是將短期犯與長期犯按照同樣的流程來處理的,在一定程度上延長了短期犯減刑案件的審理時間。因此,我們認為法院應組成專門的合議庭來審理短期犯減刑案件,將短期犯減刑案件從其他減刑、假釋案件中脫離出來,從其他審判業務中脫離出來,由專人集中力量辦理,形成短期犯減刑專審機制,從而縮短審理時間,提高審判效率。

(三)強化檢察機關的同步監督

2012 年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第262條確立了檢察機關同步監督制度,從而使監督滯后性的問題得到了初步解決,上海市檢察機關亦對同步監督工作做了不少積極的探索,《上海人民檢察院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檢察工作規定》明確規定“檢察機關對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提請、裁決和執行活動是否合法,實行同步監督?!蔽覀冊趯Χ唐诜笢p刑的路徑設計中強調了一個“快”字,這就對檢察機關的同步監督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進一步的完善。

一要規范對短期犯的日常監督。派駐監獄檢察人員必須深入罪犯當中,傾聽罪犯的反映,了解罪犯的表現,掌握第一手材料;應當關注罪犯的日常計分情況和獎懲情況,聽取服刑人員對考評計分和獎懲決定的意見,有權對不合理的考評計分和獎懲措施提出質疑,要求執行機關作出解釋或糾正;從短期犯入監之日起就建立短期犯減刑專門檔案,記載日常檢察情況,對接近減刑條件的短期犯的情況進行分析,作出預期評估,從而對短期犯的減刑提出有針對性地檢察意見。

二要加強對短期犯減刑的提請監督。在一般的監獄提請減刑程序中,檢察機關是在監獄減刑假釋評審委員會完成評審和公示程序后才開始介入的。筆者認為,針對短期犯減刑的案件,應將檢察機關介入的時間提前。在短期犯減刑的提請程序中,檢察機關應當派員列席監獄減刑假釋評審委員會評審會議。檢察機關在日常監督的基礎上,已經可以充分了解短期犯的平時表現,若其對短期犯減刑有不同的意見,可以在列席評審會議時當場提出,這樣不僅有利于加強同步監督的質量,更可以提高監督的效率。

三要完善對執行機關的執法監督。在現階段,檢察機關與執行機關的不同意見主要圍繞在檢察機關經過審查后不同意監獄向法院提請減刑或假釋。但是,在實踐中還大量存在這樣一種情況,即罪犯已經符合減刑條件,但執行機關卻未及時報請,罪犯應該如何救濟?此時,就需要檢察機關加強監督,適時介入。筆者認為,如果短期犯認為自己符合減刑條件而執行機關拒絕呈報的,可以向檢察機關提出,由檢察機關進行審查;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其符合減刑條件或者檢察機關自己通過日常監督發現短期犯符合減刑條件,而執行機關卻未呈報的,應要求執行機關說明不予呈報的理由,檢察機關認為不予呈報的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采用檢察建議的方式提出糾正意見,要求刑罰執行機關予以呈報。



[1] 本文中所稱的的“短期犯”皆指判決生效后剩余刑期不滿一年有期徒刑的罪犯。

[2] 陳敏:《減刑制度比較研究》,中國方正出版社2001年版,第115頁;轉引自王華偉:《論減刑制度的的適用條件》,載于《甘肅行政學院學報》2003年第1期,第112頁。

[3] 徐萬富、劉寶友、李軍亮:《創新短刑犯教育矯治工作研究》,載于《中國司法》2011年第10期,第39頁。

[4] “三書一表”包括刑事判決書、起訴書、執行通知書以及罪犯結案登記表。

[5] 200342司法部令第77號發布,20141010司法部部務會議修訂通過,修訂后的《監獄提請減刑假釋工作程序規定》自2014121起施行。

[6] 上海市監獄管理局《計分考評獎罰罪犯實施辦法》將罪犯考評等級設定為A、B、C、D、E五個等級(A級為優秀級,B級為良好級,C級為常規級,D級為過渡級、E級為起步級);《上海市監獄管理局罪犯認罪悔罪評估辦法(試行)》將罪犯認罪悔罪評估等級分為五級:一級為深刻悔罪,二級為悔罪,三級為認罪,四級為初步認罪,五級為不認罪。

[7] 542號文件第12條所列罪犯包括: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故意危害公共安全、嚴重暴力犯罪、涉眾型經濟犯罪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犯;恐怖組織犯罪、邪教組織犯罪、黑惡勢力犯罪等有組織犯罪的領導者、組織者和骨干分子;累犯;毒品犯罪再犯;多次判刑;緩刑、假釋、監外執行期間又違法犯罪的;被判處不滿十年有期徒刑的罪犯在刑罰執行期間又犯罪或又發現漏罪(坦白漏罪的除外)。

閱讀次數:12261

一分快9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