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孫某某、被告單位松賢公司、被告人徐某某侵犯著作權案

【案情】

迪士尼公司創作的《冰雪奇緣》作品經美國版權局注冊,其中艾莎公主(Elsa)、安娜公主(Anna)、雪寶(Olaf)的卡通形象出自迪士尼公司發行的《冰雪奇緣》動畫影片。201512月起,陳某某(另案處理)在未經迪士尼公司授權的情況下,委托被告人孫某某生產印有《冰雪奇緣》上述卡通形象的拉桿箱。其后,孫某某又委托被告人徐某某印刷圖案并生產板材,孫某某將板材吸塑、組裝制成拉桿箱后再銷售給陳某某。經鑒定,涉案拉桿箱上印制的圖案與迪士尼公司《冰雪奇緣》中艾莎公主、安娜公主、雪寶的卡通形象構成實質性相同;2015年至2017年,被告人孫某某、徐某某共計受托生產上述拉桿箱2,967個。201783日,上海市公安局在上海述顏箱包有限公司內抓獲孫某某。同月29日,徐某某經公安機關電話通知到案。到案后,二人均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

 

【審判】

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告人孫某某、被告單位松賢公司、被告人徐某某以營利為目的,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受他人委托共同生產銷售侵犯他人著作權的拉桿箱,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侵犯著作權罪,依法均應予懲處。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孫某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單位松賢公司起次要作用,系從犯,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孫某某被抓獲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徐某某作為被告單位松賢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被告單位及自己的罪行,被告單位松賢公司和被告人徐某某均具有自首情節,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鑒于本案的犯罪事實、數額、情節等,本院決定對被告人孫某某、被告單位松賢公司從輕處罰,對被告人徐某某減輕處罰,并對兩名被告人適用緩刑。辯護人的相關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第(一)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六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一條、第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人孫某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二、被告單位上海松賢箱包配件有限公司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三、被告人徐某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四、違法所得予以追繳,扣押在案的侵權拉桿箱及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予以沒收。

 

【評析】

本案與被告人陳某某侵犯著作權案系關聯案件,被告人及辯護人在庭審中提出辯解及辯護意見,主要爭議焦點如下:1、涉案卡通形象美術作品是否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所規定的“其他作品”范疇;2、被告人孫某某、徐某某與陳某某在犯罪中的關系及地位。

1、關于涉案卡通形象圖案是否系其他作品的范疇。

涉案卡通形象“艾莎公主”“安娜公主”“雪寶”,均出自于迪士尼公司發行的《冰雪奇緣》動畫影片,屬于動畫電影中相關美術作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的規定,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化、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又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的規定,作品范圍包括文字作品,口述作品,音樂、戲劇、曲藝、舞蹈、雜技藝術作品,美術、建筑作品……《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第(一)項雖未列明“美術作品”,但根據作品平等保護原則,美術作品作為法定的作品類型,應與文字、音樂、電影、電視、錄像、計算機軟件等作品受到平等保護,故本案涉及的卡通形象美術作品應屬于該法律條文所規定的“其他作品”范疇。被告人孫某某、被告單位松賢公司、被告人徐某某以營利為目的,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生產《冰雪奇緣》卡通形象美術作品的拉桿箱并對外銷售,系復制發行相關美術作品的行為。被告單位的辯護人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第(一)項規定的復制發行的作品不包括美術作品的意見于法無據,不予采納。

2、被告人孫某某、徐某某與陳某某在犯罪中的關系及地位

根據另案處理人員陳某某、被告人孫某某的供述,兩人曾在孫某某工廠對拉桿箱上使用的圖案有過商量,經商議由陳某某確定在拉桿箱上使用《冰雪奇緣》卡通形象圖案。之后,陳某某每次向孫某某下單,委托生產印有《冰雪奇緣》卡通形象圖案的拉桿箱,孫某某再聯系徐某某生產板材。作為松賢公司實際經營人的徐某某雖未參與商議且一開始并不清楚拉桿箱由誰下單委托生產,但在事中得知向孫某某下單的是陳某某,對此默認后繼續生產提供拉桿箱板材。據此,在整個生產銷售環節中,陳某某主要負責下單、銷售,孫某某負責組織生產,松賢公司實際經營人徐某某受托生產板材配件,三人在犯罪過程中有意思聯絡和各自分工,屬于共同犯罪,被告單位辯護人提出孫某某、松賢公司與陳某某僅為上下家銷售關系,與查明的事實不符,不予采納。在共同犯罪中,陳某某下單、確定使用的圖案、通過其網點對外銷售,參與程度深、積極性高,應認定為主犯;孫某某接受陳某某下單后,積極組織生產,聯系委托徐某某生產板材配件,并將板材吸塑、組裝制成拉桿箱后再銷售給陳某某,在生產銷售環節中起到重要的紐帶作用,應認定為主犯,但作用相對陳某某較輕;松賢公司接受孫某某委托僅負責生產拉桿箱配件,且獲利較少,應認定為從犯。孫某某的辯護人提出孫某某系從犯的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不符,不予采納。

 

案例索引

2018)滬03刑初32

閱讀次數:6215

一分快9彩票